專情換來不珍惜!女星尪「敗光家產人間蒸發」為愛不願分開 不惜負債千萬「親人決裂兒子生病」終看破

有時在感情中遇到了錯的人,盡早放手反而對自己比較好。女星陳秀雯就曾因為堅信丈夫而釀成了一連串悲劇,最後終於看透人生,不再回頭。


「我告訴你,女人有時很自私,結了婚有了子女,就不用愛情去滋潤,子女自然會變成她們的命根,不把丈夫掛在嘴邊,不代表婚姻有甚麼問題。」在丈夫大肆借錢、生意失敗、修佛離家後,陳秀雯仍然堅信自己的婚姻堅不可摧。

她是《壹號皇庭》裡犀利果斷的檢察官丁柔,也是《再見艷陽天》裡外柔內剛的賢妻謝秀巧,作為早年的TVB當家花旦和亞視一姐,陳秀雯給觀眾帶來了無數好角色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然而與她飾演的這些有膽識有主見的人物不同,陳秀雯的骨子裡鐫刻著保守與傳統,她用盡心力維護著自己那支離破碎的家,為此不惜負債千萬、與妹妹絕交。

陳秀雯把自己鎖在名為「婚姻」的籠子裡,困至絕境,半生不得逃脫。


一場劫數

1962年,作為長女的陳秀雯誕生在一個書香世家,父母都是知識分子。在耳濡目染之下,陳秀雯生性內斂且保守。

16歲時,陳秀雯走出中學校門,做了一件「大事」——瞞著父母參加香港麗的電視台的藝員考核,順利進入了藝員訓練班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父母想讓陳秀雯考大學,得知這件事後自是極力反對,陳秀雯不敢硬槓,想出了一個主意。她先順著父母返回學校繼續學業,放學後又立刻前往訓練班。

看女兒這麼辛苦堅持著,為人父母也不好再多加阻攔,陳秀雯得以如願。

「我相信人與人之間是有緣分的,有些人我初次見面,就會討厭他們,但與另外的人一見面,就像有一股電流,流過全身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一年後,在《新變色龍》片場實習客串的陳秀雯遇到了她的此生劫難,她對片中主演林國雄一見傾心,幾番周折,兩人成為了朋友。

在有心人麥當雄的撮合下,陳秀雯迎來了與林國雄主演的愛情片《驟雨中的陽光》,戲假情真,他們邁入熱戀期。

接下來幾年,《對對糊》、《家春秋》等連續幾部劇的合作,更是使二人感情升溫。1983年,瞞著媒體,21歲的陳秀雯迫不及待地和林國雄踏進了婚姻的殿堂。

「我知道,一山還比一山高,我丈夫肯定不是世上最英俊、最瀟灑的男士,但由拍拖到結婚,我從來沒有想過可能會再遇上一個比他更好的男人。真的,從來沒想過。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婚後的日子並不如意,林國雄開始嚷著要出家,陳秀雯百般苦勸,終於打消了丈夫的念頭。想著要好好照顧丈夫,她慢慢淡出演藝圈。

這樣的生活維持了4年,兒子林上智出生了,小家庭突然面臨了巨大的經濟壓力,林國雄的事業始終平平淡淡,剛生產完的陳秀雯只好嘗試復出拍戲。

1990年,林國雄毅然退出娛樂圈決定從商,他的方向是房地產生意。可是有了方向卻沒有啟動資金,他找到陳秀雯商量此事。

為了支持丈夫,陳秀雯沒有猶豫,談好價錢,她立刻簽約TVB,主演《自梳女》等劇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拍戲時,每個演員都會遇到的親密戲份成為陳秀雯邁不過的坎,面對不是丈夫的陌生人,她格外放不開。

《壹號皇庭》裡,陳秀雯和歐陽震華的很多戲份需要在床上完成,她為此特意要求蓋「兩張被」,將彼此的身體用毯子分開,防止肌膚接觸,吻戲更是使她尷尬不已。

在演藝事業上,她足夠幸運,這些瑕疵沒有影響劇作大火,陳秀雯一躍成為炙手可熱的TVB當家花旦。

另一邊,林國雄的事業卻是屢戰屢敗,巨大的錢財虧空逼著他又來找陳秀雯解決,陳秀雯滿心滿眼的「夫妻同心」,不得不想法子幫丈夫填補漏洞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
正逢與TVB合約到期,亞視送來一大筆錢,邀請陳秀雯「過檔」,陳秀雯便將簽約金交給丈夫,投身亞視為她量身打造的《再見艷陽天》。一炮而紅,陳秀雯穩坐「亞視一姐」的寶座。

接下來,陳秀雯不缺片約,可是仍然缺錢。林國雄的金錢虧空在繼續,他開始向外人借錢,每次都能成功,所有人都信任他,因為他一開口,理由就很充分:「我是陳秀雯老公,你認為我會沒有能力還嗎?」

常在河邊走,哪能不濕鞋,有這樣不知悔改的丈夫,陳秀雯終究迎來了大災難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1998年,林國雄把一個僧人好友帶回家,他告訴陳秀雯他們想在大陸修建佛教大學。兩個人天花亂墜地說了一通,陳秀雯明白了——他們需要一千多萬港幣(約新台幣3千7百多萬)。

金額龐大,陳秀雯有點遲疑,但她還是選擇相信丈夫。向父母弟妹以及同事好友借錢,她籌措夠這筆巨款,交給了林國雄。

以林國雄這些年的敗家和不成器來看,結果並不出人意料,所謂僧人好友攜款潛逃,這樁生意成為水中幻影。

陳秀雯拿出的這筆錢並不是全部損失,在此之前,林國雄已經向外人借了一圈,其中不乏高利貸、房屋抵押等高風險款項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可在這樣的危急時刻,林國雄又用「要出家」的藉口,消失在風暴中心。

債主們很快找上陳秀雯,逼她還債。住所附近、片場裡外、公司門口隨時會遭人圍堵,陳秀雯所在之地留下了滿滿的「欠債還錢,天公地道」八個字。

生活被攪得天翻地覆,但她對丈夫依然信心滿滿,「我們都信佛,明白好多人都會這樣做,他又不是不會回來,我兼顧到照顧囝囝。」

眼看追債人打擾到兒子的生活,陳秀雯帶著孩子狼狽搬家,禍不單行,陳母受此刺激病倒,被查出重症,僅僅過了四個月,便離開了。

老人家在閉眼前,唯一放不下的就是陳秀雯,但她也覺得這個女兒已經無藥可救,她叫來銀行經理,瞞著陳秀雯把戶頭剩下的百萬餘元全數交給了小女兒陳加玲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陳秀雯為躲債東竄西逃,又痛失至親,人生墜入黑暗,林國雄依然處於人間蒸發狀態,沒有人來安慰她、分擔她的苦痛。

眼看姐姐受罪,妹妹陳加玲忍不下去了,她公開大罵林國雄是「放毒氣的縮頭烏龜」,把姐姐及親人當「行動提款機」。又再三勸陳秀雯離婚,並承諾會照顧姐姐餘生。

然而陳秀雯沒有理會,只是淡淡回應一句「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」,陳加玲失望至極,決然與陳秀雯斷絕姐妹關係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「愛一個人如果可以做到你這樣顛倒黑白和是非不分的話,我寧願自己從來不知道什麼是愛!」

這場姐妹決裂還是有用的,林國雄終於現身,他的回應卻更加見證了陳秀雯的堅持是多麼可笑,「我知道陳秀雯不能沒有我,除了很愛我,她亦太聽我的話……我願意以離婚作為贖罪。」

掌握著陳秀雯無比傳統的婚姻觀,林國雄算準了陳秀雯離不開他,如他所料,陳秀雯為了這個家苦苦支撐著,不惜卑微到塵埃裡,「不管外面的人怎樣說,依然守候,堅決伴我同行的你……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鬧劇終究要結束,2011年,整日被人追債的生活嚴重影響到了兒子林上智,林上智搬去學校住宿,甚至患上自閉症,陳秀雯痛下決心,簽字離婚。

散盡家財,獨子離開,陳秀雯租住進大埔村屋,窮困潦倒,日子愁雲慘淡。這場28年的婚姻,換來的是一代螢幕女神身陷泥淖無法自拔。

「像我喜歡藍山咖啡,喝了十幾二十年,因為我找到了那種口味,我覺得這種味道適合自己後,就不再想嘗試另一種味道。」

這麼多年過去,從婚姻浩劫裡逃生,仍有「戲癮」的陳秀雯拍劇、唱歌、公益樣樣不落人後,雖然沒辦法回到從前那樣光鮮亮麗,卻也不必像從前那樣提心弔膽。

妹妹與她和解,關係重歸於好,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前行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「其實最後,你發現這個世界沒有屬於你的完美伴侶,根本找不到。」

陳秀雯的保守導致她堅持「願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離」,即使婚姻已然成為了一副枷鎖,她也不願主動逃脫,在感嘆的她的一生時,也不由得敬佩她堅持到底的精神與專情。


參考來源:今日頭條